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军事 > 正文

揭秘中国首枚原子弹的“大脑”是如何诞生的

发布时间:2019-11-04  来源:互联网    编辑:匿名  

随着1964年10月16日新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的爆炸,美国和苏联对中国的“核讹诈”被打破。然而,核试验是一个极其庞大的系统工程。在冉冉升起的蘑菇云背后,无数研究人员默默付出了代价。从我国第一个核试验遥控遥测系统的发展经验中,我们可以深刻感受到当年那些科研人员的奋斗精神。

1963年初,一项神秘而艰巨的任务到达了国防科学技术委员会第十研究所第十九研究所(现为中国电力局54位前任之一):在一年内开发核试验遥控遥测设备。这个系统可以称为原子弹的大脑和神经中心。没有它,就无法保证原子弹会顺利引爆,更不用说证明核试验达到了预期目标。当时的系统总设计师、通信测控专家葛树平和他的同事李振魁一起接受了这项光荣的任务。“当时我们向国防科学技术委员会下达了书面军事命令:确保任务的完成!”今年86岁的李振魁回忆道。

当时,美国、西欧和其他核国家对中国实施了严格的技术封锁。苏联专家在1960年撤离后也带走了所有相关的技术数据。这项任务的难度很少有人能想到。该研究所调动了一些优秀的士兵和将军,成立了一个遥控遥测研究室(12室),由葛树平担任主任。

程序装置是自动遥控遥测系统的核心,整个系统依靠它来发出工作指令。总队成员范林子后来回忆说,为了确保安全,他们提出了三个计划,分别由三个工程队制定。最后,葛树平提出的频分遥控方案成为第一个实施例。现在我们从影视作品中可以看出,“主控台上一排排彩灯闪烁的控制屏和被控台上像帽子一样的接收终端”正是葛树平构思与工程设计相结合的杰作。

回忆那一年,83岁的李熊飞激动地说:“人们经常工作到凌晨1点或2点,没有人抱怨,没有人哭累了,他们都有意识。”当时,葛树平已经是老专家了,和其他人一样加班到深夜。

经过七个月的艰苦战斗,葛树平带领他的研发团队成功开发了第一套用于核试验遥控遥测系统的测试样品。样机通过测试后,按照“两套遥控系统设备一套”的要求,他们不间断地完成了大量的生产和维修备件任务。

1964年6月,中国首次核试验进入了紧张的试验和联合试验阶段。葛树平带领团队,范子林带领七人团队,被命令进入现场进行安保。范子林在回忆录《两颗炸弹和一颗星星》中说,邓嘉贤第一次见到他时,袁勋握住他的手说:“我的‘秋姑娘’(原子弹代码)非常年轻,不成熟。让你控制和测量它。我要她的血压、心跳和脉搏!这些数据是正常的,所以我可以控制爆炸。”

在罗布泊,一个孤独而空旷的地方,葛树平和范子林对待核试验中的机械设备就好像他们在关心新的生活,不敢犯任何错误。葛树平被任命为遥控系统的首席技术总监,负责主控台。主控制台是整个核试验成败的关键。葛树平一直亲自保管主控制台的钥匙,从未离开过身体,他担心设备会被别人损坏。“测试地点位于戈壁沙漠。天气很冷。葛局长脱下毛衣,放在机器上。”

范林子是副总干事,负责控制站的导游。被告站都设在无人地带,范子林每天都要往返于被告站之间。给他印象最深的是戈壁滩上的湍流:“一个人跳进汽车,他的心就会跳出来。公交车上也有一些不安分的人,也就是包里的安装工具。当公共汽车行驶时,它通常会自动跑出包,整个公共汽车会发出嘎嘎声、跳跃声和吠叫声。”更可怕的是,在试验场地上没有出路,戈壁沙漠的方向也很难辨别。当你从车站回来时,你经常找不到营地。直到晚上营地亮起来,你才能找到返回营地的方向。

最后,1964年10月初,基地里的每个人都在等待原子弹爆炸的刺激。这时,一个事故发生了:在联合转移中,被控站无法接收到来自主控站的信号!

爆炸迫在眉睫,每个人都很担心。此时,葛树平亲自对设备的每一条线路和每一个部件进行了全面调查。时间一点一点流逝。从下午3点到第二天凌晨2点,持续了11个小时,葛树平终于发现了问题:由于连续的接头测试、连续的启动和关闭振动,一个非常小的铁屑刺穿了电线护套,造成短路,导致没有信号传输。找到症结后,问题就解决了。

1964年10月16日,一个激动人心的时刻到来了。范子林跟随科委副主任张爱平将军来到离爆炸中心约60公里的白云港。范子林站在柱子顶端,看着装有原子弹的塔,亲眼目睹了原子弹是如何爆炸的。

随着“印心”命令的发出,“一个巨大的火球从里到外剧烈地翻腾着,滚出各种颜色的火圈,逐渐形成一片不屈不挠精神的巨大蘑菇云……”

第一次核试验完全成功了!

负责核试验任务的张爱平上将召开了核试验委员会大会。会上,几十名专家几乎一致表示:“给遥控器一个明确的结果!”他们被授予一等集体功绩。

面对如此光荣的荣誉,参加这次任务的同志们胜利归来,但严格遵守保密纪律。他们只对急切等待的同事和领导人说:“核爆炸成功了!”

此后,他们又参加了五次核试验。葛树平、范子林等同事通过了试验,为中国“核武器”的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他们功勋卓著,多次获奖。1987年,他们获得了国家科技进步特别奖。

然而,这些科研人员的家庭无法知道他们的成就。他们只知道他们秘密执行任务几个月。葛树平直到退休,国家逐渐解除禁令,才和孩子们谈论参加核试验的事。范·林子从测试现场回来,惊讶地发现他的家人已经搬进了新建的房子。

天津快乐十分

特别提醒:本网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