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综合 > 正文

明末清初四川人口激减和张献忠有关吗?张献忠“屠蜀”是怎么回事

发布时间:2019-10-19  来源:互联网    编辑:匿名  

温家宝|杨洁篪

来源|公共号码短记录

张钟弦的“土书”理论源远流长。这个时代大致有两种深刻的特征:

(1)在清朝,人们常说“杀了6亿男女真是奇怪”。四川省的人们被彻底屠杀,导致“数千英里的烟雾,空如沙漠”。

(2)几十年前,史学界有一种流行的观点,认为屠书的理论不可信。张钟弦杀死的是“地主、官僚和从属于他们的反动势力”。①

鉴于清军入关后有许多杀害平民的恶行,许多人也认为杀害蜀国的主要原因是清军,张钟弦是“背叛者”。

上述观点都与历史事实有一定的偏差。

毫无疑问,明末清初四川人口大幅减少,引发了“湖广填川”移民潮。这个结果是由四川几十年的战争造成的。张钟弦及其西方大政权是这场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崇祯年间,张钟弦数次进入四川。张钟弦倒台后,大西军、南明军、清军等农民军的残余势力继续相互攻击。直到顺治十六年(1659年),清军才得以平定四川。康熙十二年(1673年),四川再次被吴三桂占领,再次成为战场。

明军(南明军)和清军,包括吴三桂军和张钟弦军,残酷地屠杀了蜀国人民。

例如,崇祯十七年(1644年),明朝军队赵容桂被张钟弦打败,撤退到茂州。茂州人民没有开放这座城市,入侵后赵容桂杀了这座城市。南明总兵王陈明占领了顺庆,要求每个家庭出钱购买“免死卡”和“牛票”。如果他们拒绝,他们“掠夺人民,挖出他们的食物,烧毁他们的房间”。曹勋在南明的部门位于亚洲,人们不得不吃草根和树皮,导致“僵尸充斥道路”②

另一个例子是,在顺治四年(1647年)被迫从成都撤军时,豪格等人率领的清军把成千上万的人赶到绵州,把他们全部杀死。清军在建州的食物用光了,所以他们逮捕了老百姓,“有食物就放手,没有食物就烧死”霍格曾经命令所有拒绝服从清政府的人都应该被屠杀。在铜川,清军杀死了“无数”倒下反叛的四川士兵。

另一个例子是吴三桂的部谭红输给了清军。撤退时,他推倒浮桥,抢劫宝宁,造成“无数男女溺死”。谭红向该地区的人民勒索钱财。当地人纷纷逃离,无事可做。战争平息后,四川被摧毁了。安岳、遂宁等县“20多年来完全荒芜,烟花少。”③

战争之后是干旱、洪水和瘟疫。崇祯十年(1637年),建州因洪水“失去了海峡两岸数千名军民”。顺治二年(1645年),重庆被鼠疫夺去了生命。顺治三年(1646年),峨嵋派“大饥荒,饿死的人数不算每天”。顺治五年(1648年),盐亭“饿死”,内江爆发瘟疫,人们逃到各地,数百里无人居住。④

然而,与张钟弦相比,上述“杀蜀”的暴行实在微不足道。

张钟弦曾在四川建立政权。他对四川人民的屠杀有一些不同寻常的特点。

首先,张钟弦对四川的管理完全依赖于严厉惩罚所造成的可怕气氛。

大西方政权的法律极其严格。实行联席会议法。九起案件涉及一名罪犯。一旦犯罪,人们就会被轻割耳朵、鼻子、手和脚,被严重斩首,甚至像朱元璋那样遭受“剥皮填草”的酷刑。

第二,残酷间谍规则的实施。

大西方政权严格限制人民的行动和言论自由。在成都,每个大门都严格检查人们的进出。离开城市的人必须报告他们的姓名、原因和返回日期。如果他们不在期限内返回,他们的家人和邻居将被处决。达Xi政权还派出伪装成商人或乞丐的秘密特工在这座城市进行秘密调查。如果有人被发现私下诽谤张钟弦,木炭被用来标记他家的大门,以便军队逮捕和审问他。在大西部政权末期,张钟弦担心他们会成为帮助敌人的“道路领导党”,因为他们不能对农村人民进行有效的间谍统治。有一次,他下令“消灭城市”(城市里的人可以被控制,所以他们可以被归类为好公民)。对农村人来说,“男人、女人、老人和年轻人,杀光所有人”。

第三,在经济上,西方政权高度依赖暴力获取“食物”。

大溪政权禁止人们持有金银,不公开隐藏超过一两银子,杀死全家人,当他们达到十二两银子时剥去他们的皮。尽管政府已经建立,张钟弦还没有实行以土地或人口为基础的税收制度。相反,它严重依赖没收财产和“打粮”来提高军队工资和满足政府支出。地主和富裕家庭被抢劫后,“打谷”的对象变成了普通人。⑤

第四,西方政权高度防御性,对知识阶层怀有敌意。

张钟弦对获得学士学位非常感兴趣。每次他占领一个地方,他都会举行一次科学考试,并强迫当地学者参加。张甚至自己写了试卷。然而,张艺谋并不信任被录取的知识分子。他承认他们只是用空位置来控制他们,并防止他们回到聚集人群的地方去“制造混乱”。正因为如此,张钟弦的开放学者的录取率非常高。在大西方政权结束时,张钟弦曾打着科学研究的幌子在大北寺屠杀了成千上万的儿童。⑥

上述暴政激起了蜀国人民的强烈反抗。

由于内部的抵抗和外部的清军,西方政权无法在四川站稳脚跟。离开成都时,张钟弦下令“一个人也不离开,消灭整个城市”。军事传教士记录了当时的情况。

首先成都人被骗出城:

“无辜的人被杀了,安静。这真是一堆尸体。血液流入河流。到处都是尸体。河流被堵塞了。你不能航行。壮丽的阿尔戈变成了一片荒野,无人居住。”

随后,张钟弦下令烧毁皇宫和成都城:

“(张)下令烧毁宫殿。在城外,我看见浓烟滚滚,火在燃烧。我欣喜若狂。在城市的四面被点燃后,四面都着火了,建筑物、露台、亭台楼阁都着火了。明朝国王的宫殿和人民的房屋和财产都被烧死了。转眼间,四川中部的第一座城市变成了焦土,真是遗憾。”⑦

成都成了一片废墟。

为了证明大西军的军队纪律严明,不扰民,有学者曾引用刘晋中的“大西骑兵营总司令刘金悦纪念碑”来证明这一点。纪念碑规定:

“任何扰乱地方政府的人都应该允许地方政府官员解除前军队的法律,”他说。“不允许打着天兵的幌子扰乱当地政府。地方政府应该核实这一声明,这样他们才能受到谴责。”

不幸的是,张钟弦怀疑刘晋中,因为他警告说“任何生物都不应该被误杀”,必须被清除才能救他的命。⑧

在张钟弦的《蜀国大屠杀》中,有多少人被杀很难考证。一个可供参考的观点是:任乃强,四川学者,对张钟弦持肯定态度,反对“张钟弦土书”理论,1947年写《张钟弦土姬叔》时承认:

当时,蜀人灭绝的原因是78年的饥荒和12年的忠诚

那时,四川大约有300万人。这样,至少有30万到60万人直接死于张钟弦之手。鉴于大西方政权的暴政,任乃强所谓的“七八个饿死的人”仍有相当多的人以张钟弦的名义被记录下来。他和他的大西方政权只是“饥荒”的重要制造者之一。

任乃强的书《张钟弦图姬叔》

注意:

(1) (2)胡兆喜:《张钟弦屠书考》,四川人民出版社,1980年,第4页,第55-59页。

(3) (4)王刚:《论明末清初四川人口减少的原因》,载于《四川张钟弦》,四川新华书店1981年。

(5)李文智:《晚明内乱:底层骚乱与明朝崩溃》,中国电影出版社,2014年,第107-110页。

⑥耿发:《张钟弦公案——成都大北寺学者大屠杀》,《书店》,2006年第9期。

⑦(法国)古罗东:《神圣宗教进入四川的记录》,四川人民出版社,1981年,第28、39~40页。

⑧冯洪光:《民众支持问张颖——张钟弦皇帝与蜀国真理的第六次考验》,《文史杂志》,2010年第5期。

⑨冯洪光:《张钟弦蜀土人疑案》,《文史杂志》2009年第6期。

特别提醒:本网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