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化 > 正文

除了思想上的创见与标新,中华禅宗在组织制度上有哪些创新?

发布时间:2019-10-16  来源:互联网    编辑:匿名  

编者按:2019中美加佛教论坛将于当地时间10月12日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正式开幕。应论坛邀请,凤凰网佛教将在美国报道整个论坛。论坛期间,中国、美国和加拿大的佛教和学术界齐聚一堂,讨论“世界启蒙:禅宗的精神和实践”。美国佛教联合会主席余明大师出席了论坛,并宣读了他的论文《世界启蒙:中国禅宗的精神和实践》。除了思想体系和实践方法之外,余明大师还在文章中详细阐述了中国禅僧群体的组织形式和行为准则。凤凰网佛教的编纂和传播如下:

美国佛教联合会主席余明大师(照片来源:凤凰网佛教摄影:许尚洁)

在中国佛教发展史上,禅宗是最为彻底的佛教本土化,也是最符合中国精神特征的一个分支。这不仅体现在观念的创新和创新上,也体现在组织制度的创新和创新上。

禅宗除了思想和实践上的差异外,在一个方面也与印度佛教有很大的不同:僧团的组织形式和行为原则。根据印度传统,印度佛教徒在许多树下冥想,一天吃一次,不收钱,乞讨食物为生。因为印度是热带国家,谷物和水果丰富,瑜伽士在树下过夜并不难。即使他不乞讨食物,采摘水果和蔬菜也足以养活自己。中国是一个农业社会,没有生产和乞讨食物的生活方式不受尊重。此外,来自世界各地的佛教僧侣很容易被视为难民。因此,当妈祖路建成丛林时,佛教僧侣百丈建立了明确的规则,兼顾农耕与禅,培养自己谋生,形成了一个庞大的佛教联盟。

佛陀在世时,僧侣们是平等和民主的,没有职位。佛陀的教导是指导原则。佛陀制定戒律后,教导戒律,法律与法律相结合成为早期僧侣行动的标准。纪律与个人有关,但很少涉及僧侣组织的管理。然而,尊重大乘佛教、集体生活的汉地僧人却缺乏有效的管理机制和指导方针,造成了许多混乱,并导致社会对僧侣避免懒惰、促进和平的犬儒主义。

禅宗大师百丈基于对大乘般若和慈悲精神的理解,建立了清晰的禅宗规则。虽然它违背了比丘的戒律,但它已经适应了中国的政治、经济和文化。清代的礼仪规则大多借鉴儒家礼仪,这使得宋代儒家学者程颐惊叹于“三代礼乐皆宜”

虽然其他汉族佛教教派也有组织创新,但不如禅宗彻底。禅宗已经完全建立了一套与中国传统法规相兼容的佛教组织和行为准则,因此它具有其他教派无法比拟的生命力。正是意识形态、精神实践和组织制度的彻底中国化,使禅宗经历了许多历史浪潮,但仍在继续,在不同的时空条件下赋予它新的活力。

持续创新是保持佛教一千年生命力的关键因素。创新不是“新的”或毫无根据的强加给别人的。它是基于对佛教内涵和佛陀原始思想的理解,同时也是基于当地的现实。换句话说,“创新”是方法上的创新,是实地的创新,本质上是“回报”。

对禅宗发展历史轨迹和脉络的深入观察表明,禅宗激发了人们的意识潜能,回应了中华民族深厚的精神需求。在关注时代和民族精神问题的探索中,历代禅僧都用自己的生命实践和验证佛教,为后代的精神觉醒开辟了多种途径。

20世纪下半叶,汉传佛教禅宗大师积极探索融入现代社会的方式方法,如举办夏令营、举办冥想班、利用互联网、新媒体、高科技等技术创造一种符合现代人生活方式的传播佛教的新方式,使佛教能够接近现代人的心灵。

在北美,自上个世纪以来,长者们经历了各种各样的困难来探索如何与西方文化相结合。禅宗大师不仅依赖于方法、技巧和语言,还依赖于他们的伟大意志、美德以及对西方文化的积极理解和适应。

21世纪,佛教的发展环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佛教不仅面临着三大语系之间的交流与互动,面临着传统佛教文化的继承与发展,也面临着东西方文明交汇、不同宗教文化交汇的新一轮佛教创新。

在复杂的经典论述中如何找到真理:在科技主导的时代,如何倡导精神体验;如何将佛教古老的智慧和真理融入西方主流文化,形成相互学习、共同繁荣的文化,是我们这一代乃至几代人的使命。

进入全球化时代,在科技发达、物质丰富、人才荟萃、文化多元的北美,中国禅宗应该如何与时代和地域相契合,启迪更多人的心灵,让更多有情众生通过我们的努力获得精神启蒙,甚至走上启蒙之路?这正是我们这一代人的责任,也是我们在这里聚会的初衷。

因果报应是无穷无尽的,法律也是如此。让我们秉承佛教创始人的开拓精神,在新的时空条件下,在新的文化背景下,整合更多的力量,开创佛教的新局面,让启蒙的心灯在我们脚下的土地上闪耀。

特别提醒:本网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