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旅游 > 正文

这封写给中大已故教授彭华的信,读哭了所有人

发布时间:2019-10-26  来源:互联网    编辑:匿名  

他没有出现在广东第11届“粤南模范”的启动仪式上,但这并没有削弱人们对他的崇敬,因为他真诚的心将永远活在他一生大部分时间奉献的丹霞大地上。

他是中山大学地理与规划学院教授,中国丹霞地貌科学研究的带头人,中国旅游地理与旅游规划领域的重要先驱,被称为“丹霞池子”的彭盛之。从1993年丹霞首次被提出申请世界遗产到2010年丹霞被列为世界自然遗产,彭华伟倾尽心血推动中国丹霞走向世界,她的黑发染成了白霜。2018年1月8日,彭盛之在广州因病去世,享年62岁。“颜色像阿祖坦,微光像明霞”——这是丹霞地貌的美妙景观,也是彭盛之生活的写照。

“因为你,我是一个受祝福的女人。”

彭盛之的遗孀冯秀蓉在“粤南模范”启动仪式上代表丈夫接受了人们的悼念。2010年丹霞世界遗产成功申请后,她在现场读了一封给丈夫的信。当时读过这封信的彭盛之忍不住哭了。现在陪伴他50多年的两个人永远分开了。当他重读这封信时,在场的每个人都被感动了。

该信内容如下:

“因为你,我们的女儿说我是个受祝福的女人。上帝从一开始就把你送到我身边,这样我就可以和你一起捉迷藏,和你一起玩过家家,从童年起就成为一个家,一个真正幸福的家。

在你的职业生涯中,你有崇高的追求、毅力和不屈不挠的精神,这些一直让我很高。在家里,你也可以做一些日用品的锅碗瓢盆给我温暖的依偎。

你是个聪明人,因为你总是充满才华和无尽的创造力。你总是用惊喜来回应我的犹豫。你是个傻瓜,因为你在任何事情上都像孩子一样,在你面前没有困难。你总是乐观地追求你的梦想。难怪人们说你无知无畏。

是的,只有傻瓜才能创造出一个震撼世界、前所未有的世界性中国丹霞。"

引信人员的规划者

“我第一次看到它时就爱上了它,觉得作为一个地理学家,我有义务研究和推广它。”彭曾华说,当他在1987年第一次看到丹霞山时,他的心开始激起无法抑制的红波。1992年9月,彭盛之辞去了在家乡安徽省苏州师范学院的工作,全家去韶关仁化参加丹霞旅游经济开发试验区管理委员会。彭盛之在规划建设丹霞山时,主要研究丹霞山地貌。

建一个新景点不容易!没有任何观点、旅游路线和景点旅游不要求彭盛之自己去做。他带着干粮早回家晚回家,经常和他风景优美的同事和当地导游在原始森林里呆上一整天。有一次,为了勘察路线,他在攀岩时差点摔倒。

“当时,一位上级来看总体规划结果。他住在丹霞山老林场的宿舍里,弓着背做方案设计的草图和手稿。结果,他的头发在15天后变白了。”丹霞山管理委员会的工作人员刘嘉庆回忆起“填海史”时仍然非常激动。

三年来,彭盛之开发了两个全新的景点,阳原市和香龙,资金50万元。游客数量逐年增加。旅游业的繁荣也带来了当地农民收入的增加。丹霞山周围的村民变得富有了,他们感谢彭教授。彭盛之的学生、袁媛中山大学地理与规划教授说:“我觉得丹霞山的每个人都认识他。只要我们做研究,人们从远处看到他就会问候他,说彭先生在这里。”

丹霞申请世界遗产的带头人

1995年,彭盛之被调到中山大学,但他仍然有义务成为丹霞山风景区的总设计师,并尽最大努力促进丹霞山的发展。2003年6月,彭盛之接到国土资源部的电话,问他:“丹霞山申请世界地质公园了吗?国内选拔将在20天内完成。”“一定要申报!这是第一批世界地质公园。丹霞山不能倒!”彭盛之说。

第二天,他组建了一个申报小组。“20天来,我们一直在他家准备材料,晚上睡在地板上,有时工作到天亮。审查那天,至少有五六个专家在其他项目中,但只有我们丹霞山的两个人回答。在成功的那一刻,彭老师和我高兴得哭了,他们都哭了。”仁化县前副县长、丹霞山管委会主任张云波回忆道。

通向世界的丹霞梦想正在一步步成为现实。早在1993年,彭盛之就提交了丹霞地貌的申请。2006年,在彭盛之的指导下,广东丹霞山、湖南郎山、福建泰宁、贵州赤水、江西龙虎山和浙江江郎山被确定为“中国丹霞山”项目。这六个地区分别是丹霞地貌生命周期中不同的典型代表。

从2006年到2010年,彭盛之担任整个系列的专家领导。作为中国丹霞申请世界遗产的倡导者、发起人和首席科学家,他参与了申请的几乎所有重大决策,为中国丹霞成功申请世界自然遗产做出了突出贡献。

地球红心永恒的雕刻

今天在丹霞山看到的每一个观光平台、旅游路线、招牌甚至解说都体现了彭盛之当年的心血。他主持了100多个风景名胜区的规划设计。近年来,他还致力于红层丹霞地貌和丹霞地貌数据库的研究。没有教学和科研调查落后。“实地考察非常困难。在去新疆的旅途中,彭先生每天带领我们在摄氏40度进行实地考察。那时他已经60多岁了。当高中叛乱特别严重时,走路甚至很困难。”

2018年1月8日,在西北五省调查结束100多天后,彭盛之的心被多年的辛勤工作淹没,留下未完成的工作,匆匆离去。“丹霞山心里有一个灵魂,他是要向世界展示这个灵魂。他的离开是我国地质和旅游界的损失。”当张云波说这话时,他的眼睛因悲伤而发红。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方晴记者玄月

广州日报全媒体摄影记者邱荣威和方晴

《广州日报》全媒体编辑林凌川

特别提醒:本网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